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惡魔囚籠 > 第十二章 箱子
  一秒記住『筆♂趣÷閣→www.ffbuzl.live』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警長約翰明顯是從學校外直接跑進來的。

  額頭上不僅布滿了汗珠,整個人更是氣喘吁吁。

  看著站在墓碑前的修女,約翰徑直的走了過去。

  “抱歉,莫妮修女,打斷了你給秦然的祈禱……”

  “事突然,請您跟我來。”

  警長語帶尊敬的說道。

  在說話時,約翰習慣性的挺直了腰板,讓原本高大健壯的身材,顯得越挺拔,但沒有氣勢壓迫的意思,反而是更加多出了一分敬意。

  “約翰,怎么了?”

  修女不解的看著警長。

  “唔……”

  “還是請您跟我來吧!”

  “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形容了!”

  警長粗狂的面容上露出了一個苦笑。

  “好的!”

  修女點了點頭,在警長的攙扶下,走向了停在校園外崗亭前的馬車。筆趣閣TV首發www.ffbuzl.live m.biqugetv.com

  “莫妮修女,需要我一起嗎?”

  在修女蹬車前,那位護校隊隊長走過來詢問道。

  “沒事的,利德,有約翰在。”

  修女指了指警長。

  和對待秦然時的警惕不同,面對著高大、健壯的警長,利德這位護校隊隊長卻保持著相當的敬意。

  “一切拜托您了,警長閣下!”

  利德這樣的說道。

  “嗯。”

  警長如同保證一般的點了點頭。

  ……

  眼前的情形,絲毫不落的被秦然看在眼中。

  站在陰影中的秦然眉頭微皺。

  對于利德這位護校隊隊長,秦然了解的不多,但可以確定一點,對方十分愛戴莫妮修女,并且也十分熱愛自己的工作。

  不過,即使是再熱愛,也不會達到莫妮修女出行也保護的地步。

  畢竟,莫妮修女身為圣保羅學校的校長,在整座城市也是受到尊敬的,一般的情況下不會有人對這位上了年紀的修女不敬。

  就算是一些混跡在陰影中的家伙,也會恨識趣的避免給自己招惹麻煩。

  要知道,在圣保羅學校就讀的學生可是非富即貴。

  身為這些學生的校長,莫妮修女雖然不會利用什么,但帶來的影響力,也足夠那些家伙明白該怎么對待這位老修女了。

  “維恩伯爵的影響?”

  “貢蘭森擺平了明面上的一切,但私底下還是暗流洶涌嗎?”

  秦然猜測著。

  這是他現在唯一能夠想到的。

  而這樣的猜測,令他快的想到了一些針對性的計劃。

  看著在一位警察的駕駛下,緩緩啟動的馬車,秦然快跟了上去。

  此時,雨越下越大了。

  細密的雨珠讓地面快的積水,同時,還遮擋著人們的視線,就算是最熟練的車夫,在這樣的天氣下,也不敢全行駛。

  所以,修女和警長乘坐的馬車并不快。

  秦然十分輕松的跟在后邊。

  事實上,不要說這樣的度,以秦然此刻達到ss-級別的敏捷,馬車再快十倍,秦然也能夠輕易的跟上。

  可這也就是對秦然來說。

  對某些人卻不那么容易。

  幾個隱藏在雨聲中的喘息,清晰的傳入秦然耳中。

  他的目光很快就鎖定了那兩個不懷好意的家伙。

  手中的遂槍、匕和全神貫注盯著馬車的模樣,都在告知著秦然這兩個家伙想要干什么。筆趣閣TV更新最快http://www.ffbuzl.live/ https://m.biqugetv.com/

  沒有猶豫,秦然悄無聲息的靠近了兩人,先抬左手捂住其中一人的嘴巴,然后右手一把奪下了對方手里的匕,對著另外一個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的家伙脖頸間一揮,接著,再用匕割裂了這個被他捂住口鼻,幾乎要窒息家伙的脖頸。

  兔起鶻落間,整個過程連一秒鐘都沒有。

  面對兩個稍強一點的普通人,假如秦然不是怕打草驚蛇,毀掉自己的計劃,他有更加簡單、快捷的辦法讓兩個不懷好意的家伙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將兩具尸體拖入了小巷。

  撿起對方的匕、遂槍,秦然再次跟上了馬車。

  這一次沒有任何意外,馬車迅的來到了那棟有著三層高度、門臉不大的警察局前。

  警長約翰一手撐著傘,一手將老修女攙扶下來。

  兩人直接走進警局,想著地下一層走去。

  還是那個占據著地下一層大約四分之一停尸房內,一個碩大的箱子擺放在那里。

  箱子是長方形,通體木質,長度足有1.5米,寬則有1米,高度大約7o公分,在四個邊角處包著新銅,在蠟燭、油燈下散著金屬的亮光。

  一把插著鑰匙、精致的鎖掛在箱子的扣上。

  箱子、鎖,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能用起的那種。

  尤其是那把鑰匙。

  根據光澤判斷,秦然有極大的把握肯定那不是銅,而是黃金!

  黃金打造成的鑰匙,不論在什么時候,都算得上是一種奢侈了。

  不過,很快的,秦然的注意力就完全的放在箱子上。

  或者準確點說是,箱子里。

  淡淡的血腥味夾雜在濃郁的香味中,不停的涌入秦然的鼻中。

  雖然經過了香料處理,但那種鮮血的味道,卻是怎么也無法掩飾。

  秦然不由一瞇眼。

  他很清楚,想要造成這種情形,只有一個可能:大量傷口造成的出血狀態!

  唯有這樣,才會讓這么濃重的香料都無法掩蓋血腥味。

  再加上這個箱子的大小……

  秦然心底出現了某些猜測。

  而那位走到箱子旁的警長,則提醒著修女。

  “莫妮修女,我希望您能夠有所準備。”

  警長這樣的說道。

  “放心吧!”

  “我的年紀足以讓我見到、知道的更多。”

  老修女保持著平和的模樣。

  不過,隨著箱子打開,就出現了一聲驚呼。

  并不是懼怕。

  而是,不可置信。

  箱子內,充斥著猩紅色的血液,一片片白色的花瓣在長時間的浸泡后,早已失去了原本的顏色,包括浸泡其中的尸體。

  并不是完整的尸體,而是被切開后,整齊擺列的那種。

  為了讓被切割的尸體顯得整齊,箱子內還做了一個固定的架子,將頭、四肢、軀干分門別類的放好,就如同是食堂內使用的餐盤。

  “托蒂?!”

  老修女彎下腰,爬在箱子邊上,希望看清楚浸泡在猩紅血液中尸體頭顱的模樣。

  而就在這時——

  那顆頭顱的眼睛猛地睜開了。

  猩紅,刺目。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getv.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何时才能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