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傳火俠的次元之旅 > 第809章 發起總攻
  天災軍團失去了它們的智囊,還有最強大的魔法師,這就導致天災軍團的平均智商瞬間下降了到了冰點

  所以克爾蘇加德的死對整個天災軍團來說都是一個打擊,雖然大多數亡靈都可以用冰雪聰明來形容,當然了…指的是腦袋里的東西都凍成冰那種。

  巫妖王的心情非常不佳,自己最得力的助手,就死在天譴之門不遠處的曠野上,大火已經熄滅了,巫妖王也沒有派人去看看是不是還有活口…

  一是天譴之門現在被聯盟和部落派重兵把守,已經不在他們的控制之下了,其二就是…巫妖王很清楚,在那場燒了整整三天三夜的大火之中,不可能有人幸存的,最起碼自己腦袋上的統御之盔是這個告訴自己的…

  聯盟和部落還有那些該死的叛徒,正在一步一步的瓦解巫妖王除了冰冠冰川之外的所有勢力,可以說現在除了天譴之門里面的這一片小天地之外,巫妖王已經失去了對原本已經大半落入自己手中的諾森德的控制!

  坐在冰封王座之上,巫妖王握緊手中的霜之哀傷,看著下方的聯盟和部落的要塞,瞇起眼睛淡淡的說道“一切…都開始于諾森德,也將在諾森德結束!一切…都快要結束了!”

  ……

  聯盟和部落的軍隊各自清掃了一邊附近的亡靈之后,再一次集結在了天譴之門前,看著眼前高大的城門,伯瓦爾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準備再來一波嘴炮…

  剛要張嘴,一旁的灰燼突然伸出手攔住了他,然后無奈的說道“不用喊了阿爾薩斯不在這里,他在最高處的那個山頂上…”

  伯瓦爾撓了撓自己的禿頭,一臉無奈的點了點頭說道“好吧…也就是說,我們可以直接進攻了,對吧?”

  灰燼聳了聳肩,淡淡的說道“可以這么說!嘛你們可以開始開始準備了”筆趣閣TV手機端https://m.biqugetv.com/

  聽到灰燼的話,伯瓦爾和弗丁對視了一眼,看是各自動員起了各自率領的部隊,而部落這邊,則是一個高大的綠皮獸人頂替了加爾魯什,站在了最前端…

  看著眼前的這座大門,沖著身旁的人問道“德拉諾什…就是死在這里的,是嗎?”

  希爾瓦娜斯輕輕的點了點頭,緩緩地說道“是的,薩魯法爾大王,您的兒子…就是在這里,死在了巫妖王的手中!”

  薩魯法爾大王的表情看不出一絲波瀾,輕輕的點了點頭之后,看向一旁的加爾魯什淡淡的說道“去做你該做的事情,地獄咆哮!”

  加爾魯什看了看薩魯法爾大王,然后好奇的問道“那么你要做什么?”

  薩魯法爾大王轉過頭,看了一眼加爾魯什,淡淡的說道“我…我要去做我該做的事情!”

  看著薩魯法爾大王走向聯盟部隊的背影,加爾魯什狠狠地咬了咬牙,轉過頭沖著部落的將士們大聲喝道“決勝就在今天!現在,向該死的亡靈宣泄部落的怒火吧!非勝即死!”手機端 一秒記住『筆\趣\閣→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

  戰爭開始了,聯盟和部落的士兵們沖向了天譴之門,而沖在最前面的弗丁,高舉起手中的灰燼使者,一刀劈向這個巨大的城門!

  在勢不可擋的灰燼使者面前,這道仿佛隔絕了生與死的大門被狠狠地劈開,大量的生者涌入了死的世界!

  戰斗一觸即發,聯軍高漲的氣勢讓整個亡靈大軍幾乎無法抵抗…

  灰燼緩緩地邁過了已經快要被踏平的天譴之門,但是剛一走進這里,灰燼就低下了頭,深深地皺起了眉頭,看向自己的腳下…

  “怎么了嗎?灰燼大人…”看到一臉凝重的灰燼,防火女關切的問道。

  “地下…有東西,很多很多東西!之前沒怎么在意,但是現在看來,這可能是阿爾薩斯埋下的伏兵吧,不像是…人或者別的什么,靈魂氣息說實在的很奇怪啊”

  就在灰燼遲疑的功夫,一個獸人來到了灰燼的身后,伸出手拍了拍灰燼的肩膀,高大的獸人緩緩地問道“是灰燼先生嗎?”

  灰燼轉過了頭,上下打量了一番這個獸人之后,輕輕的點了點頭“是我沒錯,你是哪位啊?”

  “我是瓦羅克薩魯法爾,是來這里擔任部落的督軍的…”

  灰燼輕輕的點了點頭,表示了解之后,好奇的問道“找我什么事?”

  薩魯法爾沉吟了片刻,然后看著灰燼緩緩地說道“首先…我要向你轉達薩爾酋長的問候,其次,還要向你表示歉意,加爾魯什之前太魯莽了,我必須代替他向你道個歉。”

  灰燼輕輕的擺了擺手,一臉無所謂的說道“沒事沒事也不怪他!畢竟他老子確實是死在我手里的!”

  “格羅瑪什…唉”薩魯法爾大王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后看著灰燼淡淡的說道“他的死是死得其所,加爾魯什有些太幼稚了…”

  灰燼瞥了一眼部落大軍之中,那個抄起斧子到處砍亡靈的小光頭,輕笑一聲說道“這可不是幼稚這么簡單的事情…算了,與我無關,好了,我們接著說,或者…你直接將你的目的告訴我怎么樣?”

  薩魯法爾大王聞言不由得一愣,然后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不愧是灰燼先生,跟大酋長說的一樣,直截了當啊!”

  沉吟了片刻之后,薩魯法爾大王淡淡的說道“我的兒子…德拉諾什薩魯法爾,他死在了這里,死在了巫妖王的魔劍之下,雖然…死的很英勇,但是巫妖王的魔劍卻奴役了他的靈魂,臨行前…薩爾大酋長告訴我,想要拯救我兒子的靈魂,就一定要找到灰燼先生!只有你…能拯救我兒子的靈魂了!拜托你了!”

  這個雖然看起來完全沒有任何悲傷情緒的父親,讓灰燼微微側目,一個獸人,還是一個喝過惡魔之血的獸人,竟然能這么誠懇的請求自己,這可真是頭一遭啊

  雖然這父子情確實很感人,但是…現在可不是搞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的時候,灰燼轉過了頭,繼續看向緩緩向前推進的戰線,淡淡的說道“我為什么要幫助你?獸人的死亡,或者說任何人的死亡對我來說都沒有任何意義。存在過的,就一定會要消亡的那一天,不過是早晚的問題罷了…”

  薩魯法爾大王聞言苦笑了一聲,然后淡淡的說道“果然…灰燼先生對于榮耀和生命的理解,與我們…與任何人都不同,但是…我能付出什么呢?我能付出什么以換取你的幫助?”

  灰燼瞥了一眼身后的薩魯法爾,淡淡的說道“沒有…我現在要做的,就是保證這場戰爭的勝利,以及盡快結束它!除此之外我沒有任何想要的…”

  薩魯法爾大王聞言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后猛地抽出了身后的戰斧,大吼一聲沖了出去,沖向了戰線的最前端!

  灰燼一臉錯愕的看著沖出去的薩魯法爾大王,一臉詭異的沖著身旁的克拉娜和防火女問道“他這是要干嘛?突然犯的什么病?”

  防火女苦笑了一聲,淡淡的說道“灰燼大人,這您都看不出來嗎?他這是在按照您的意愿,確保戰爭的勝利,還有…加快戰爭的速度,以盡快結束這場戰爭而已。”

  灰燼轉過頭,看了看在亡靈之中大殺四方的瓦羅克薩魯法爾,無奈的搖了搖頭,輕聲問道“他兒子叫什么來著?”

  聽到灰燼的問題,防火女微微一笑,回答道“德拉諾什薩魯法爾,死在霜之哀傷劍下,現在好像被巫妖王給奴役了…”

  “好吧,幫我記一下,見到了順手幫他把這件事辦了吧…嘖,真是麻煩死了!我去熱熱身!”

  說完話,灰燼便抄出了自己的武器,縱身一躍,跳進了戰場中央,開始消滅這些不長腦子的亡靈怪物!

  在數位英雄的帶領下,很快戰線就從天譴之門推進到了巫妖王的冰冠堡壘之中!

  看著眼前高聳入云,如寒冰雕砌而成的這座宏偉城堡,灰燼不由得挑了挑眉,抬起頭看向這個堡壘的最頂端,冷笑一聲緩緩地說道“端坐在所有的死亡之上,這還真是…把自己當成死亡之神了呢!跟以前沒有任何變化,還是如此的傲慢…”

  “死亡之神?就算他真的是神明!我們也要將他從他的寶座上拉下來!讓他為他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弗丁提著灰燼使者緩緩地來到了灰燼的身旁,和灰燼一起看著眼前這個巨大的堡壘…

  灰燼瞥了一眼遠方的天空,吹了個口哨沖著弗丁一臉笑意的說道“看起來事情比我想象中的更加順利,這就是傳說中的墻倒眾人推嗎?”

  聽到灰燼的話,弗丁不由得一愣,然后好奇的問道“發生了什么事嗎?灰燼先生…”

  灰燼神秘的一笑,然后緩緩地說道“又有強援趕來了是…真真正正的強援唉”

  聽到灰燼的話,弗丁轉過了頭,看向遠方的天空,弗丁剛剛轉過頭,天邊就傳來了一陣龍吟聲,幾頭龍翼遮天蔽日的巨龍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之中…

  弗丁瞇了瞇眼睛,看仔細之后詫異的說道“這是…藍龍軍團?他們來干什么?”

  灰燼聳了聳肩,一臉我【】也不知道的表情,無奈的說道“這個…你要問他們了也許…是中忍求她師兄過來幫忙也說不定呢”
何时才能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