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拒嫁三王爺 > 第六百七十四章 看熱鬧
  可這輩子的她與上輩子還是一樣,只不過她不再那么的虛偽了,至少面對自己的時候她是誠實的,對于朱高賢如此的設計她,她是生氣的惱怒的。

  把她當猴耍喲?

  瑪德!

  感覺自己都蠢.斃了呢!

  京城確實是一個大地方,瞧她才來了多久就遇到了這么多波折了,在南川的時候,連建九重天那么高,那么引人注目的樓,都能夠安安穩穩的。

  來到京城她沒有做啥大事兒呀!

  唉!

  京城真是一個復雜并且令人又愛又恨的這個呀。

  復雜?這里的權勢派系非常的復雜,一不小心就可能踏錯了地兒,然后得罪一幫人。

  她愛這里的繁華,可也恨這里的繁華,誰知道在這繁華的背后又隱藏了多少不怎么能見的人的東西呢?

  她突然有一點點為她家大哥擔憂了,大哥馬上就要踏入官場,要去與那些心思復雜,分派復雜的人打交道。

  大哥能夠應付得過來嗎?

  唉!

  瞧,就一個朱高賢。輕而易舉的就把她給坑了了。

  她覺得自己也有點過于自大了。

  有一點點不可一世的感覺。

  不然她這次也不會被坑得這么徹底。

  朱高賢在眾皇子當中應該是那最不起眼的一個了。

  一個斷腿的皇子還起什么眼呢?至少在眾皇子當中起不來的。

  但是人家坑起她來,可是分分鐘鐘絲毫不費腦子的哦!

  而那些健全的不斷蹦達的皇子們,坑起人來又是怎么樣?

  還能怎么樣?一個朱高裕就夠把她嚇得屁股尿流了。

  不過……她也只能在這兒瞎擔心罷了,大哥進入官場是必定的事兒不可能改變的,她也知道她家大哥的腦子可比她的好使多了,面對那些官場里面的彎彎繞繞也是有他自己的一套處理方式的,她也就不要在這兒瞎操心了吧。

  還是好好的曬太陽,比較適合此時此刻的她。

  “三弟?”

  朱高賢還沒有來得及懊悔多久,他的房間里面又憑空的出現了一人。

  “大哥的傷可是好了?”

  朱高賢:“……好多了”

  “痛嗎?”

  “……”

  “活該!”

  “……”

  朱高賢之前送信讓手下人去給他找他需要的那藥的時候,手下人就已經稟報了他,他三弟,昨個晚上來看了他,他那藥就是他三弟拿來的。

  本來還想抽空好好的去感謝一番踏著三弟的。

  結果……現在不怎么想感謝了吶!筆趣閣TV手機端https://m.biqugetv.com/

  “大哥真是用得一番好手段呀!”

  朱高裕被張宴洋給氣走了之后自己回去接著又生了一會悶氣。

  氣生夠自然就該干正事了。

  他要弄清楚大哥與宴洋怎么混在一起的,還直接混到了張家去?

  查!必須得查得一清二楚呀!

  朱高裕感受到了深深的危機感。

  怪不得宴洋總是對他愛答不理的呵,原來是有人想在這趁虛而入呀。

  如果這個朱高賢能夠聽見朱高裕的心里話的話一定會嗤之以鼻的,什么叫趁虛而入喲?我趁虛的前提是你倆在一起呀,你倆根本就沒在一起,還不許別人去了喲?真是的。

  好在他不知道,不然一定會被他的三弟再次氣得腿疾復發的。

  但是等朱高賢快速的把這事查清楚了之后,又是另外一種情緒覆蓋著他,那就是憤怒。

  大哥這么敢?

  怎么能?

  小矮子是他能欺負以及欺騙的嗎?

  這人又不是他大哥,他大哥要不是是一個腿腳不變的人,他一定會與他大干一架的。

  現在也不過是強憋著自己心中的怒氣而已。

  朱高賢知道他這三弟是知道了一些事兒了:“三弟”

  “別,我可沒有這么齷齪的大哥。”

  朱高賢:“……”他不想說話了。

  這樣的手段就叫齷齪嗎?也許是的,可他們身為皇族的人,平日里面見過的接觸過的主動出擊或者被動接受過的這樣的齷齪少了嗎,甚至比這還要齷齪的事兒少了嗎?

  使用這手段達成目的,他一點也不感到愧疚,他難過傷心的點,只不過是因為他把這手段用在了那位姑娘身上。

  現在被他家三弟這樣指責,他覺得有一點點好笑耶。

  “你用什么法子不好非得這樣去算計她?”

  朱高賢嘆了一口氣:“我也不想這樣,可實在沒有辦法了,三弟你不明白大哥有多么的想站起來。”

  朱高裕沉默了。

  這要是換做其他人這樣做,朱高裕早就把其打的連其爹媽都不認識了。

  可這人是他的大哥,他們雖是同父異母,可在他心中也與同母同父沒有區別的。

  他與他的大哥之間的感情真的不是一兩句話,可以說得清的。

  也因此才對他大哥會這樣做,感到有些心痛棘手呀。

  “哼,走吧!”朱高裕說著就想上前去把朱高賢給扶起來。

  朱高賢全身上下都是拒絕的:“不是,走?去哪兒呀?”

  “還能去哪兒,回家,回你的府去呀,不然你還打算一直賴在這嗎?”朱高裕那口氣喲,就像是朱高賢好像整日賴在別人家吃白飯一樣。

  朱高賢:“……梁丘謹說了我燒傷還未痊愈,不能有劇烈的運動,也不欲坐馬車什么的。再說接下來一段日子,他還要給我治腿傷呢。”他才不要回去呢,這腿沒好之前他是打算賴定在張家了。

  “一段日子?”

  “對,至少一個月吧?”

  躺在院子里面的張宴洋是被朱高賢屋內的吵架的聲音給驚醒的。

  本來已經半睡了,結果那吵架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大,把她睡夢中給驚了起來。

  她的第一反應是朱高賢的暗衛,什么時候這么大膽了,竟敢與其吵架爭論?

  本來不想管,想讓他們就這樣一直吵下去的。筆趣閣TV首發www.ffbuzl.live m.biqugetv.com

  反正那貨才招惹了她,她才不想去管些閑事呢。

  可是里面的吵架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激烈,隱約的還聽見了東西摔碎的聲音。

  哎呦喂!

  這朱高賢的暗衛,該不會是欺下犯上了吧?

  趁著朱高賢腿腳不變又受了燒傷,所以以把以前受的怒氣都通通的發泄在他身上?

  不行!

  ……

  她要去看熱鬧!

  吼吼吼……

  她走到朱高賢的房門前里面的吵架聲音還依然很激烈,她意思意思的敲了敲門,然后刷了一下就把門給推開了。

  不過……看到的畫面有一點點的,辣眼睛喲!
何时才能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