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我是國家寶藏守護人 > 第3章 第三章
  “你是說,你就這樣死而復活了?”

  吳申張大著嘴,他一臉不可置信,奈何人就活生生的站在眼前,只好燦燦的閉上了嘴。

  “這么久不見了,一來就給我送大寶…呸,東西。我還沒謝謝你呢。”

  唐白看了一眼放在地上的長盒,一時間自己也不敢相信大寶劍竟然是真的。

  話畢。

  他微笑道:“小w,你怎么也瘦了,我看看我這里有沒有吃的。”

  走到冰箱前,唐白自信地打開,然后頹廢地關上。

  很明顯,都一年了,冰箱早就被清空了,里面什么也沒有。

  更何況,他現在也就是個一窮二白。

  連招待朋友的茶都沒有。

  吳申不知道想到什么,忽然激動地起身,上去抓住唐白的手腕。

  “唐白,你現在有錢嗎?”

  “沒有…”

  “那你去過公司了嗎,你的合同怎么說,最起碼能拿回來一些錢吧。”

  唐白欲哭無淚。

  “公司將我解約了,說是我給公司造成的損失遠遠抵不過我的收入…”

  吳申愣怔了一秒。

  “但你總能有錢的對吧,你可是一年前那個爆火的唐白啊,站在萬人之上,閃閃發光的唐白啊。”

  “抱歉…”

  唐白自己原先就有些站不穩,今天中午的營養液也忘了打,這下被吳申抓手臂搖晃,忽然感覺呼吸急促了起來。

  情急之下,唐白用盡力氣抽出手臂,后退一步,撐在沙發上喘息。

  “你怎么了?”

  吳申有些懷疑地看著他,這才真正看清,他的身體極其瘦小,背上的肋骨清晰可見,臉頰白皙卻無血色。

  忽然間,他懂了。

  這確實不是以前的唐白了。

  現在,他就是個比他還落魄,還悲慘,身體虛弱甚至不能自理的人。

  “沒事,是我太餓了。”

  唐白說著,拿出了放在口袋的營養劑。

  吳申眼神一緊。

  “這是什么?”

  “營養劑。”

  “給我。”

  唐白有些驚訝地抬頭。

  “小w,你說什么?”

  吳申大步走過去,一把搶走了營養劑。

  “你不該是這樣的人…這樣子你和死了有什么區別。”

  “所以…你還是去死吧。”

  唐白已經失去了所有力氣,終于支撐不住地倒在地上。

  “咚!”

  “小w…你在說…什么啊……”

  “咔嚓。”

  吳申近乎瘋狂地拍了好幾張唐白倒在地上的照片,然后拍了一段視頻,發給了秦耿。

  #看啊,唐白竟然復活了,可他不是以前的高高在上的他了,如果你不在一小時之內發給我兩萬元,他的性命可就難保了#

  三秒后,秦耿迅速回復了消息。

  #w,你在干什么?你是不是毒癮又發了?這到底是誰,怎么會是唐白,錢我會發給你,你千萬不要輕舉妄動。#

  “這次這么快就發錢了,看來秦耿就算不知道,也總是會在乎你啊,唐白。”

  吳申走到動彈不得的唐白面前。

  伸出手,撫摸著他的臉頰。

  瘦地硌人。

  【滴滴滴,寶藏直播間發來消息,察覺到主人已接收,是否立刻和赤霄劍綁定。注意事項:赤霄劍屬性——絕對忠誠。】

  “什么聲音?”

  吳申疑惑抬頭。

  “我接受綁定。”

  唐白虛弱的沉聲道。

  好難受,好難受,沒想到遲遲沒打營養劑的感覺那么難受,就像是胃部在反噬自己的血肉,前胸緊緊吸著后背,那一刻他感覺自己都能吃下十頭大象。

  “主君,赤霄接受綁定。”

  唐白累的睜不開眼睛,忽然就聽到了耳邊傳來一個陌生男子的十分好聽的嗓音。

  “你是誰??”

  吳申的聲音十分驚恐,像是看見了鬼一樣。

  發生什么了?

  唐白腦袋昏沉,無法思考。

  “你是人是鬼,怎么會從那個盒子里出來的?!”

  “別過來,我警告你別過來。”

  “哈!我知道了,你是隔壁玩cosplay的吧,就那些什么…cos將軍戰士那些的。總之你先放下手中的刀,別過來啊!!”

  吳申不知道究竟看到了什么,他的嗓音一聲比一聲高,像是尖叫,又像是在求饒。

  “主君受到了傷害,凡是傷害主君的,軍法規定,一律殺無赦。”

  那個好聽的嗓音低沉平穩,仿佛在說著一件十分正常的事。

  唐白卻忽然想到了提示上的注意事項。

  赤霄劍——絕對忠誠。

  他頓覺不對勁。

  “咳,赤霄,不能殺人。”

  “啊啊啊啊——”

  “停下了,停下來了,唐白,快救救我,我錯了,我錯了!”

  吳申依舊在尖叫著。

  “主君的生命體征在下降,我要誓死保護主君。主君的命令是不能殺人,可是主君死了,所有人都要陪葬。”

  “唐白嗎?唐白是你的主君?我可以救他!你別殺我。”

  “你能救主君?”

  “對!你先把刀放下,違反軍令可不好了是不是,哎哎哎!你把刀放下我就給你營養劑!”

  唐白感覺到一個人過來抱住了他,將他放在了柔軟的床上,很快,他就感受到營養劑被注射進來,胃部疼痛的感覺逐漸舒緩。

  太累了,他直接昏睡了過去。

  等到再次醒來,他聽見了警鳴聲,房間外有很多人在走動。

  他披上件衣服,走了出去。

  “唐白先生?!你怎么出來了,犯人吳申已經被抓住了,他有長期毒癮,蓄意傷人加犯毒,恐怕要被判無期徒刑,不用再怕他會來傷害你了。”

  唐白這才發現,屋內走來走去的都是警察。

  “好,我知道了,謝謝警官。”

  “不過就是有一件事很奇怪,我們發現他的時候全身是血,可是他沒有什么明顯傷口,就是一直尖叫求饒,我們還以為是你的血,嚇了我們一大跳呢。”

  “唐白先生,我們就不打擾你了,你的身體還很虛弱,盡早休息。”

  唐白愣怔。

  “哦…謝謝警官。”

  剛才發生的事都是真的嗎?

  “唐白。”

  一聲有些壓抑的磁性嗓音向起。

  他轉過身。

  秦耿站在他的面前。

  “對了,真的要感謝秦先生的報警,我們才能及時到達現場。”

  秦耿雙眉皺在一起,嘴巴微張,似乎是想說什么,但最后什么也沒說,沖到唐白的面前給了他一個懷抱。

  他的聲音低沉沙啞:“你怎么變得這么瘦…”

  “咳咳,等等,老幺你長高了,還壯了?!”

  唐白仰頭忍不住捏他手臂上的肌肉。

  “哇,好有勁。”

  秦耿:“……”

  ————————————

  秦耿又接到經紀人的電話,只好急急忙忙再去趕工作。

  現在,所有人都離開了,再次只剩唐白一個人在家。

  他翻找了所有地方,都找不到那個長盒子。

  怎么回事,里面應該還有赤霄劍的,可是現在都不見了。

  他感覺到危急時刻有人救了他,那個人還叫他主君,難道那個人就是赤霄劍?

  他有些郁悶的回了房間。

  坐在他的大床。推薦閱讀筆趣閣TVhttps://m.biqugetv.com/http://www.ffbuzl.live/

  忽然感覺有床下有什么聲音。

  他低頭一看。

  一個穿戴著鐵甲,腰間別著一把刀劍,扎著高馬尾的英姿颯爽俊男從床底——

  爬了出來。

  “主君,赤霄在此。”

  唐白:“???”

  **

  “你是說,你一直乖乖躲在床底,等到沒人了現在才出來??”

  面前臉上灰仆仆的男人眼神嚴肅認真,像小雞啄米一般快速點頭。

  “嗯嗯。”

  唐白:臥槽好萌。

  “你叫什么名字?”

  “赤霄。”

  赤霄的眼睛忽然變紅,他抱住頭彎腰,似乎有些痛苦。

  唐白嚇了一跳。

  還沒問什么,赤霄又忽然抬頭,盯著他。

  然后…抱著雙臂,高昂起頭,一副自大狂的語氣。

  “這一屆守門人怎么這么弱啊,嘖,真是無聊。”

  話畢,他又低下頭。

  “不許你這么說主君,給我回去!”

  “嘖,你才給我回去,我可不要侍奉這種弱者,我也不承認他是主君,我要離開,誰都攔不住我。”筆趣閣TV首發www.ffbuzl.live m.biqugetv.com

  “不可以離開主君,我的使命就是誓死效忠主君,我要守護他。”

  “你傻缺嗎?我可不跟傻子共在一劍,你要是再說一句話我就立刻殺掉面前的守門人。我看到時候是你先被懲罰還是我先被懲罰哈哈哈哈哈。”

  這是怎么回事?

  唐白忽然想起自己被分配的工作。

  ——文物修復師。

  “主君…對不起,我身受重傷,打不過他,但是他傷不到你,切勿擔心。”

  赤霄說完,身上氣質終于完全變換,高昂著頭勾起嘴角,恣意盎然地望著他。

  “你叫……”

  唐白眨巴著眼睛望著他。

  恐怕自己的工作就是讓他的兩個人格融合,那就勢必——

  要消滅一個人格。

  “赤霄。”

  赤霄從跪坐變成了盤坐,他翹著腿,手臂撐在膝蓋上,然后又撐著下巴,饒有興趣地打量他。

  “我還從沒有見過你這么又笨又弱的守門人。不過那個傻小子說的沒錯,我無法傷你。”

  “而且,我也無法離開。”

  他的語氣十分囂張跋扈,好像他說的話一點都不慫。

  唐白:“……”

  “啥也別說了,我這就直播。”

  唐白打開了《我和文物有個約會》的app,但是他卻沒有找到直播入口,之前的直播界面也消失了。

  “你傻嗎?這個時代的直播當然是找這個時代的傳媒公司直播。”

  唐白看見赤霄已經把頭伸了過來,對他的手機指指點點。

  “這年頭誰還用這種老年機…”
何时才能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