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洪荒]二足金烏 > 第21章 推演
  “哥哥們也成圣嗎?”伏光沒有正面回答他,他滿臉都是對未來的期待,“我的修為不如二哥,心性不如大哥,如果我也能成圣的話,那他們呢?”

  鴻鈞道:“天機不可泄露。”

  “如果我哥哥不能成圣,那我也不成圣。”伏光像個賭氣的小孩子,因為一時意氣放棄了大好前程,如果此時還有其他人在,肯定會怒其不爭,恨不得以身相替。

  “也罷。”鴻鈞喟嘆一聲,接著道,“你生來有異,即便我已然合道,卻無法算出你身上的異常,可見天命如此。”

  伏光不知道他說的異常指的是少了一條腿,還是穿越的事情,只懵懵懂懂看著他,露出羞赧之情。

  神明的生命是無限的,萬一他們從洪荒活到現代,再遇到前世的自己,搞出什么循環輪回可就不好玩了。

  就算他說的不是前者,也得掰成前者,關于前世的一切最好都不要再提起,從今往后他就是金烏伏光,而不是前世的那個普通青年。

  “我還能恢復嗎?”伏光搓了搓手指,小心期冀道,“我的兩個哥哥一直都很擔心我,他們怕因為缺少一足導致道心不滿,最后達到的成就有限,被人欺負。我沒有覺得道心不圓滿,不過要是能讓哥哥安心,也是一件好事。”

  鴻鈞伸手,輕輕放在伏光頭頂上,一團溫暖的云氣在他眼前繞了兩圈,鉆進了伏光識海中。

  伏光沒感覺到惡意,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這是什么?”筆趣閣TV更新最快http://www.ffbuzl.live/ https://m.biqugetv.com/

  鴻鈞與他對視,不知是不是錯覺,恍惚中伏光在他的眼眸中看出了一分關心,還有上次在不周山見面時,鴻鈞眼中的熟悉波動。

  來不及細想,這種玄妙的感覺很快消失,鴻鈞淡淡道:“此乃吾于造化玉碟中悟出的推演之術,現傳授與你,有一技傍身,也好安然度日。日后吾自會將法寶置于分寶巖,有能者皆可得之,權作為洪荒生靈之庇護。”

  后面分寶巖這句,簡直就像是在轉移他的注意力,而且還是很蹩腳很不成功的那種。

  誰讓對方是鴻鈞老祖呢?就算伏光聽出點什么,也得裝作好糊弄的樣子,接受了他的說法。

  他開開心心拜謝,“多謝道祖!”

  “嗯。帝俊太一還在紫霄宮等你,去吧。”鴻鈞重新閉上了眼睛,雙手交錯置于丹田處,擺明了不想再與他交流。

  伏光也沒什么好說的,道了聲直接離開了。

  路上三清倒是沒有再次出現,伏光也沒遇到昊天和瑤池兩個道童,終于得了空閑思考剛才與鴻鈞的對話。

  鴻鈞問他想不想成圣,伏光的回答看似隨意,實則經過了深思熟慮。

  成圣有什么好處?

  鴻鈞成圣后代理天道,選出剩余幾個圣人,之后就鮮少過問世事。筆趣閣TV首發www.ffbuzl.live m.biqugetv.com

  三清成圣后發展了自己的宗教,后面的封神榜就是闡教和截教的斗爭,然而本質上是對道教的發揚,還有強行給昊天天庭征用人手。而且在這場爭斗中,他們借用的是女媧的名號,幾個圣人根本不會出面。

  女媧造人成圣,造人是因為妖族衰頹,成圣后算是平衡妖族與三清間的關系,使三清不好直接對帝俊太一出手。實際算來,成圣之后便搬到三十六重天的媧皇宮,不再參與戰爭,巨大的戰斗力相當于不存在。

  可圣人之下皆為螻蟻,只能任其擺布。

  伏光不想當上位者博弈的棋子,但也不想拋棄兩個兄長獨自成圣,對妖族興衰袖手旁觀。

  伏光知道沒有自己的妖族未來是什么樣子的。

  九個太子被后羿射死,太一死在與巫族的對戰中,帝俊被囚禁起來,再也沒了聲息,下場與龍鳳麒麟何其相似!

  鴻鈞看不透他的命數,又問出這句話,潛在含義難道不是讓他成圣脫離妖族,不再干預兩族斗爭嗎?

  帝俊太一都把自己算進了妖族的未來里,伏光怎么能失約!

  “伏光出來了。”帝俊與太一并肩朝伏光走來,關切問道:“沒事吧?”

  “沒事。距離下一次講道時間還早,大哥二哥,我們早些回去吧,正好我也想好好思考一下此次在紫霄宮學到的東西。”

  伏光看起來與分別時沒什么兩樣,帝俊和太一卻能感覺到,現在的他像是放下了一直以來圍繞著他的焦慮,整個人都輕松很多。

  出來紫霄宮,太一迫不及待地問他,“道祖同你說了什么?可是助你生出第三足了?”

  帝俊同樣抱以期待與好奇。

  伏光很無語。

  對帝俊和太一來說,他是和“殘疾”綁定了還是怎么著,什么事情都能往他少的那條腿上聯想。怪不得整個洪荒都知道,肯定是他倆行事太高調,趁著伏光剛穿越過來裝死,把他的情況抖了個干凈。

  “和三足沒關系。”伏光抿了抿嘴,忍不出道,“大哥二哥,生有幾足對我來說真的沒有那么重要,你們也不用時刻放在心上,真的。道祖也沒有辦法使我再生一足,天意如此,何苦為難自己?”

  說出這番話后,伏光心里忽然升起一股奇妙的感覺。

  他好像察覺到了二足與天道間的聯系,或許認下“殘疾鳥”這個身份,也是對自己的一種保護。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凡事必有一線生機。

  或許,妖族的生機就在他身上。

  為什么之前沒有察覺這一點呢?難道是鴻鈞賜予的推演之術,還能帶給他超乎尋常的直覺,或者是對天道的理解?

  伏光尚未來得及細細研究,沒有辦法下出結論,只想快點回太陽星閉關。

  帝俊和太一見伏光說完這句話后開始發呆,彼此對視一眼,屏蔽了伏光,傳音入耳。

  帝俊:“小弟嘴上說著不在意,心里還是在意的。”

  太一:“大哥的意思我都知道。我并非莽撞粗魯之人,既然伏光不想提,我自然會少在他面前提起,免得惹他難過,大哥放心就是。”

  帝俊:“唉。”

  太一:“唉。”

  伏光發了會兒呆,想起來帝俊和伏羲也是極其擅長推演掐算的大能。

  “不瞞兩位哥哥,道祖在紫霄宮教了我推演天道,”他虛心向帝俊請教,“我剛才感覺到……”

  話將要脫口而出,伏光突然打了個寒顫,沒由來的心里發慌。

  他抬頭看了眼上空。

  “天機不可泄露,切莫亂說話!”帝俊拍了拍他的肩膀,臉色陰沉下來,“你能看出的東西,不可隨意對外講。有得有失,況且鴻鈞道祖的術法,必定源自造化玉碟,暗含天道之領悟,更不可往外說。待你熟悉之后便可運用自如。只是不知道祖此舉意欲何為?”

  伏光想起給自己金手指時,鴻鈞一瞬間的人性化,覺得這可能是他的求救。

  現在的鴻鈞雖然是圣人,但是并不快樂。

  他已經失去了做神時的感情,簡直就是天道的工具人。

  這事兒也不能往外說,伏光用寫滿了“我知道我知道,我已經猜到了”的眼睛看著帝俊和太一,慢悠悠地回道,“道祖必定有自己的考量。”

  太一覺得伏光現在的表情很有趣,輕笑一聲,“說的不錯。當務之急還是回太陽星閉關,等你修為足夠了,便想說什么就說什么,誰都不用懼怕!”

  伏光點了點頭,意識到帝俊太一不會問,頗有些頹喪,“可我還是很想說。”

  鴻鈞都把金手指給他了,透露妖族天庭的未來就是名正言順的事情,根本不怕被兄長們懷疑,可是又受到天道制約,什么都不能講,簡直太憋屈了。

  “伏光聽話。”太一摸摸他的頭,軟下聲音來哄道,“你瞧瞧大哥,天庭拖延許久才建立,不止是妖神猜忌,就連嫂嫂也問過他何時建立,大哥不也是留到天庭建立時才講出原因?”

  伏光想拍下他的手,忽然想起上次去找鯤鵬的時候,太一也做過這個動作,當時他說“反正你頭頂的毛又不會禿”……雖然沒什么關聯,這么一猶豫,太一就把手放了下來,失去了阻止他繼續摸頭的機會。

  “大哥是怎么忍住保守秘密的?”

  “習慣就好。”帝俊說,“沒想到你性子如此急切,正好趁機磨煉一番,也算是件好事。”

  伏光憂愁地嘆了口氣。

  預知到未來又不能說出口,那還有什么意思?

  而且按照天道走向發生的大事,穿越前他就知道了,根本不需要演算。這么一看,除了那個大概很準的直覺之外,這個看起來很牛批的技能根本就是個雞肋。

  從紫霄宮回到太陽星,一路上伏光的心情由興奮變得平靜,回來后直接就跑去閉關了,直到一千五百年后才出了關。

  伏光找羲和問了一下,發現帝俊和太一還在閉關,女媧和伏羲也在閉關,沒人可以討論新得的技能。

  天庭的事情帝俊閉關前已經處理好,剩下的交給了羲和與常羲,用不著他來管。

  伏光正打算去找始麒麟聯絡一下感情,畢竟祖龍元鳳死了,始麒麟跟他們的恩怨一筆勾銷,正是需要安慰的時候。在找羲和辭別時,卻看到她一臉溫柔地望著自己,然后拋出了一個重量級消息。

  “我懷孕了。”她說。
何时才能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