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天刑紀 >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風雪迷途
  感謝:醉*曳光深*曳光的捧場支持!

  …………………………………………

  此地叫作長丘谷,位于天馬郡以東。為了圍剿越境的賊人,谷中的高手盡數外出參戰,結果被鬼赤趁虛而入,殺光了所有留守的弟子。

  賊人也就罷了,何來“越境”之說?

  大批的賊人橫穿狻猊郡之后,抵達天馬郡。而玉神九郡,各有屬地。賊人橫行各郡,無疑便是越境之舉。如今賊人繼續往西逃竄,各方自然要追殺圍剿。至于賊人又抵達何處,搜魂并無所獲。

  沒錯,如上所知,來自于鬼赤的搜魂之術。倘若萬圣子是對陣拼殺的高手,他便是奪命索魂的殺手。死在他手里的神族弟子,已不計其數。而由他打聽消息,倒也事半功倍。

  樸采子、沐天元、龍鵲率領的原界修士,已抵達天馬郡。既然獲悉動向,追趕不難……

  黑暗中,幾點光亮閃爍。那是加持法陣的燈籠,如同夏花島的星燈,懸在樹梢或是崖邊,發出朦朧的光芒。再有郁郁的樹木,流淌的溪水,淡淡的靈氣,儼如春夜靜謐,給人一種遠離塵囂的恍惚。

  無咎坐在溪邊的石頭,閉目養神。

  冰靈兒與鄭玉子,在不遠處閑逛。只要沒有兇險,無咎便讓兩個女子出來透口氣。而林子、水邊、洞窟、房舍之間,到處都是尸骸,其中不乏婦孺老幼,使得鄭玉子臉色微變,隨即變得沉默寡言。

  “妹子,緣何悶悶不樂?”

  冰靈兒拉著鄭玉子,在山谷中漫步。許久以來,不是赤日炎炎,便是狂風暴雨,或漫天風雪,難得置身于如此生機盎然的所在,她趁機飽覽著山谷的景色。而鄭玉子的眼里,只有一具具慘死的尸骸。

  “姐姐,你我何時死去?”

  “呸、呸,瞎說什么呢!”

  “已死了多少人啊,八萬,還是十萬?有飛仙高人,地仙前輩,也有我的兄長,依然拼殺不休,你我又如何逃脫此劫……”

  “只要活著,便有出路。”

  兩人停下腳步。

  幾丈之外,有株老樹。其枝干虬展,根深葉茂。近旁的燈光照來,使得婆娑的

  枝葉更添幾分郁郁生機。

  冰靈兒抬頭仰望,腮邊淺笑。

  而鄭玉子卻看向林間深處,看向那散發著血腥的尸骸。她微微打個寒戰,心頭一陣惶然。

  倘若沒有靈兒仙子出手相救,她也早已棄尸荒野,便如這般腐爛發臭,最終變成塵埃。如今便能安然無恙?倒也未必。靈兒仙子,尚需無先生的庇護,她鄭玉子,又能依靠誰呢?韋尚前輩,他從未將自己放在眼里。而沒了依靠,一個筑基修士如何在這亂世生存……

  人,生而平等,卻因性情各異,心境迥然。即使各自走在同一條路上,眼中的風景也不盡相同。便如此時,冰靈兒所關注的春色與生機;而鄭玉子看到是窮途末路,與死亡輪回。

  而某位先生的風景,又是什么?

  他沒有工夫胡思亂想,忙著吐納調息,找補體力,等著繼續趕路呢。

  長夜過去,山谷依然晦暗朦朧。

  “無先生,豐家主……”

  無咎睜開雙眼,吐了口濁氣,舒展著雙臂,然后循聲張望。

  豐亨子從靜修之地現身,與萬圣子、鬼赤奔著這邊走來。冰靈兒與鄭玉子挽著手,靜靜站在一旁。溪水流淌如昨,卻渾濁血腥依然。

  “諸位,趕路要緊。”

  鬼赤催促眾人動身。

  “便依鬼兄所言!”

  歇息一宿之后,豐亨子恢復了幾分精神。推薦閱讀筆趣閣TVhttps://m.biqugetv.com/http://www.ffbuzl.live/

  萬圣子更是面帶笑容,樂道:“呵呵,方向已明,事不宜遲……”

  無咎看向冰靈兒,揮袖一甩。兩個女子,瞬息消失。而他尚未挪步,好奇問道:“一宿沒見人影,老萬你忙什么呢?”

  “啊……”

  萬圣子支吾一聲,不滿道:“你又暗中盯著老萬,哼!”他摸出一個納物戒子,大方道:“百壇長丘美酒,便宜你了。”他扔出戒子,與豐亨子示意道:“這人猜忌心重,好占便宜,難以相處……”

  無咎接過戒子,轉身便走。

  豐亨子含笑不語。

  轉瞬之間,一行四人穿過陣法門戶,來到外邊的山谷之中。

  風雪如舊。

  沒了陣法的阻擋,天光稍顯明亮。身后的長丘谷,依然籠罩著厚厚的積雪而形同一個巨大的山丘。

  “諸位,且看老萬施法!”

  萬圣子凝神遠望,辨明了方向,然后祭出兩把靈石,施展搬運法術。

  而便在陣法光芒閃爍的瞬間,突然響起一陣“隆隆”的轟鳴聲,緊接著狂風勁卷,大塊大塊的寒冰呼嘯而至……

  四人急忙飛身躥起。

  人在半空之中,遠近一目了然。

  轟鳴未絕,雪霧彌漫。

  陣法籠罩的長丘谷,已崩塌殆盡。曾經的一谷春色,隨之湮沒無蹤。陣陣雪崩,猶自滾滾蔓延而去……

  無咎低頭打量,微微皺紋。

  萬圣子呵呵一笑,似乎有些心虛。

  鬼赤分說道:“萬兄掏空了地下靈脈,失去支撐,陣法崩塌……”

  ……

  風雪之中,冒出四道人影。

  傳送所在,不見高山,沒有河谷,惟白雪茫茫,儼然一片冰雪的荒原。

  四人踏空盤旋,神色疑惑。

  “依著腳程算來,已橫穿天馬郡……”

  “而一路之上,全無狀況……”

  “不是你我迷失路徑,便是樸家主、沐家主已前往天獅郡?無咎老弟……

  ……”

  “往西便是天獅郡,就此尋去——”

  隨著無咎抬手一揮,四人消失無蹤。兩個時辰之后,他與萬圣子、鬼赤、豐亨子再次出現在風雪之中。

  倘若方向無誤,所在之地應為天獅郡無疑。而散開神識看去,遠近依然沒有異常。

  四人商議片刻,御空往前。

  以乾坤搬運術的傳送之快,日行數十萬里不在話下,卻也容易迷路,錯失途中的狀況,故而由豐亨子提議,就此尋覓而去,待夜色降臨之后,再施展搬運不遲。

  無咎與豐亨子,并肩而行。萬圣子與鬼赤左右散開,相隔數千里,便于相互照應,也擴大了搜尋之地。

  “老弟,我有愧啊!”

  趕路之際,豐亨子有感而發。

  “我始終不肯相信老弟,結果連番受挫,如今原界家族傷亡慘重,卻依然是前途未卜。還望老弟全力相助,從今豐某聽你的……”

  “豐家主見外了!”

  你敬我一尺,我還你一丈。你若肆意相欺,我便還以顏色。這便是無咎的行事之法,也是他為人的規矩所在。

  無咎趕路之余,與豐亨子說著閑話。

  “豐家主,你在族人是否安在?”

  “唉,隨我抵達玉神界的族人弟子,足有上百之多。如今僅剩數人,生死未卜。”

  “何不求你庇護?”

  “我忙于原界事物,無暇他顧啊!倘若原界沒了,我豐家焉有幸存之理?”

  “豐家主倒是公而忘私……”

  “老弟以道義為懷,我不及也……”

  無咎突然收聲不語,舉手示意。

  豐亨子跟著停下,卻聽道:“豐家主,在此等候老萬、老赤!”

  無咎交代一聲,騰空而去,猶如流星飛逝,瞬息千里之外。而不消片刻,他猛然收住去勢。

  前方的風雪之中,竟有凌亂的人影在對陣廝殺,隨之雷光閃爍,慘叫聲不絕于耳。

  而交戰的一方是海元子、青田等數百個原界修士,另一方則是上萬個神族高手與成群的猛獸。原界一方,顯然陷入重圍,猶在拼命沖擊,卻勢單力弱而險象環生。

  眾多的原界修士呢?緣何僅剩下數百人……

  無咎不敢多想,閃遁而去,抬手一指,數百道劍光呼嘯而出。霎時血肉橫飛,使得交戰的雙方頓時慌亂不已。而他頭頂的玉冠與灑脫的身影過于醒目,有人驚喜喊道——

  “無先生……”

  “不得戀戰,退——”

  無咎沖入混戰的人群,數百道劍光亂劈亂砍,僅僅幾個喘息的工夫,便分開了交戰的雙方。而凌厲的劍光,依然左右盤旋威逼四方。海元子、青田趁機帶人撤退,他猶自殺氣不減而沉聲喝道——

  “本先生在此,誰敢前來送死?”

  神族雖然人數眾多,而其中并無神族長老,霎時慌亂不已,紛紛后退遠去。

  無咎并未趁機追殺,而是收起劍光,拂袖一甩,轉身返回。

  數十里外,海元子、青田等原界的修士舉手相迎。

  “無先生,多謝搭救……”

  “否則危矣……”

  “閑話少敘!”

  無咎擺了擺手,打斷道:“諸位緣何受困,樸家主、沐家主與龍鵲呢?”筆趣閣TV手機端https://m.biqugetv.com/

  海元子與青田分說道——

  “我原界行至此地,突遭大批神族高手的攔截阻擊。”

  “樸家主與沐家主迫于無奈,帶著晚輩弟子據守燕谷,由各家高人另辟途徑,嘗試繼續西行。誰料重重阻擊,難以逾越半步。”

  “所幸遇到無先生,不然今日兇多吉少。”

  “豐家主何在……”

  “燕谷……”

  “所幸遇到無先生,不然今日兇多吉少。”“所幸遇到無先生,不然今日兇多吉少。”“所幸遇到無先生,不然今日兇多吉少。”
何时才能中大奖